它就是李绅写的《悯农》

在我们小时候,有一首诗的传唱度极高,甚至超过了骆宾王的《咏鹅》和李太白的《静夜思》,它就是李绅写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在这首国民诗歌的影响下,我们一直觉得作者李绅一定是高风…

在我们小时候,有一首诗的传唱度极高,甚至超过了骆宾王的《咏鹅》和李太白的《静夜思》,它就是李绅写的《悯农》:

在这首国民诗歌的影响下,我们一直觉得作者李绅一定是高风亮节的人,深知农民艰辛,也让幼时的我们深刻感受到不浪费粮食的重要性。

然而,一个优秀的诗人不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官员,李绅就是这样的人。

字公垂。祖籍谯县。唐朝宰相、诗人,中书令李敬玄曾孙。6岁丧父,随母亲迁居润州无锡。元和元年中进士,补国子监助教,可谓是青年得志。为李党重要人物,与李德裕、元稹合称当时“三俊”。

李绅属于典型的官N代,他的曾祖父曾当过武则天的宰相,父亲虽然不是大官,但也官至县令。然而,李绅虽然出身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但却早年丧父,他6岁时便随母亲颠沛流离,尝尽了人情冷暖。但好在年纪不大就中了进士,算是给饱受族人欺负的母亲争了一口气。

刚开始为官时,李绅正直大义,敢于直接揭露社会的现实,批评朝廷的腐败。

一年夏天,李绅回故乡亳州探亲访友,恰遇浙东节度使李逢吉回朝奏事,路经亳州,二人是同榜进士,自然是要寒暄一番,于是二人登上城东观稼台。李绅看到田野里的农夫,在火热的阳光下锄地,不禁感慨,道出《悯农》两首:

不过这一吟可不要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逢吉一听,这不是在揭朝廷的短吗?便对李绅说:“老兄能否将刚才吟的两首诗抄下来赠我,也不枉我二人同游一场。”

李绅沉吟一下说:“小诗不过三四十字,为兄听过,自然记得,何必抄录?若一定落笔,不如另写一首相赠。”

李逢吉只得说:“也好,也好。”

于是,李绅又提笔写下一首:

垄上扶犁儿,手种腹长饥。

窗下织梭女,手织身无衣。

我愿燕赵姝,化为嫫女姿。

一笑不值钱,自然家国肥。

第二天,李逢吉便辞别李绅,离亳进京了。

李逢吉心中算盘打得响,拿李绅作垫脚石,再高升一级,回朝便告发李绅写反诗发泄私愤。武宗皇帝即刻召李绅上殿,拿出那首诗来对质。

李绅答道:“这是微臣回乡后,看到民生疾苦,即情所,望陛下体察!”

幸亏唐武宗还没糊涂,并感慨自己久居高堂,忘却民情。念李绅提醒,加封尚书右仆射。

消息一出李逢吉慌了,不过等来的却是李绅登门道谢。李逢吉更是蒙在鼓里,只好哼之哈之。不久,李逢吉被调任为云南观察使,降了官。这时他才感到自己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但随着官运亨通,李绅变了,很快变成了一个“坠落者”。

首先,在历史记载中,他是一个对吃极其讲究的人,讲究到奢侈的地步。

李绅喜欢吃一种特别的东西——鸡舌,跟现在XX鸭的鸭舌不同,他吃一顿就需要宰杀上百只活鸡!这……就不仅仅是奢侈,而是造孽了!如此低劣的品味、奢侈的作风,两袖清风、为民请命的父母官是做不出来的。

当然,后世有人为李绅辩护,说李绅吃一顿鸡舌需耗费活鸡上百的传言实属子虚乌有,是当时文人们穿凿附会以讹传讹的结果。但是,凡事不可能空穴来风,即便事件纯属捏造,却也足够证明李绅实在不得人心,以致同时代的文人竞相说着他的坏话。

他的奢侈还有另一个现象佐证。唐代高官都有豢养私妓的不正风俗,而李绅的家妓数量……比较庞大,一时间甚至成为社会热点新闻,“司空见惯”这个成语就跟李绅有关。

写《陋室铭》的刘禹锡当年出任苏州刺史,李绅请他吃饭,写下了《赠李司空妓》的绝句,其中有“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一句,恰好佐证了李绅的排场之大,花天酒地的作风。

证人刘禹锡:李绅一生中最大的污点,是他晚年经手的“吴湘案”。

唐武宗会昌五年,74岁高龄的李绅出任淮南节度使。其时,扬州江都县尉吴湘被人举报贪污公款、强娶民女。李绅接报后立即将吴湘逮捕下狱,判以死刑。但此案上报到朝廷后,谏官怀疑其中有冤情,朝廷便派遣御史崔元藻前往扬州复查。崔元藻调查后发现,吴湘贪赃属实,但款项不多,强娶民女之事则不实,所以罪不至死。但李绅却一意孤行,强行将吴湘送上了断头台。

李绅执意处死吴湘,是为讨好李党老大李德裕而实施的一次报复行动。

原来,吴湘的叔父吴武陵当年得罪过李德裕的老爸李吉甫,两家是世仇。李德裕当上宰相后,也借故整过吴武陵,并将他贬为潘州司户参军,后吴武陵郁郁而终。李绅自然很清楚吴李两家的历史恩怨,为了取悦李德裕,李绅将吴武陵的侄子吴湘也列为报复对象,因而罗织罪名,处其死刑。

事实上,李德裕同此案也脱不了干系。御史崔元藻回京后说吴湘罪不至死,时任宰相的李德裕立即将他贬为崖州司户参军,企图掩盖真相。

大中元年,唐宣宗即位后罢免了李德裕的宰相职务,李党一干人等全部被贬去崖州。这时,吴湘的哥哥吴汝纳为弟鸣冤,请求朝廷复查“吴湘案”,三司复查后吴湘终于得到平反。这时李绅虽已去世,但按照唐朝的规定,酷吏即使死掉也要剥夺爵位,子孙不得做官,因此,死去的李绅受到了“削绅三官,子孙不得仕”的处罚。

李绅最终在枉法这件事情上走到了尽头,虽然已经去世,但是祸及子孙,加上他那些铺张浪费,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欺软怕硬的品行,真的不好让孩子向他学习。

诗嘛,读一读还是可以的,但是要跟为人区别开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