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和李有干的合作

2011年年终的时候,淘得曹文轩两本旧书。第一本是《没有角的牛》,第二本是《小白鸽遇险记》。前者是1983年2月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后者是1980年4月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准确地说,第二本是很多人的合集,署名为李有干等着。曹文轩是被等在外面的,书中《金色的浪花》为曹文轩所作,《小白鸽历险记》一文署名李有干和曹文轩着。感慨人世沧桑,命运沉浮,文道变迁。
曹文轩被等在外面,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这是用今天的眼光看的。而那个时候,他是个初出茅庐的文学青年和业余作者,被等在外面再也正常不过了。更何况,李有干非常人也,乃曹文轩文学启蒙老师,对他有耳提面命之恩,所以,每当提起李有干,曹文轩总是自豪而又坚定地说:“那是我老师。”曹文轩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多年后,在江苏盐城给自己的老师李有干开研讨会的时候,他做了一个真诚而又感人的发言。京城的儿童文学评论界的大腕都被他邀请去了。尤其是,他在火车站早早等候我们的场景,留给我的记忆尤为深刻,似乎老师家里要办什么大事,学生在前面忙忙碌碌招待客人的样子。
其实,我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曹文轩的第一本书是什么。我是非常偶然获知的。有一次,我和他去山东淄博讲课的时候,有一个小学生问他:“曹老师,你的第一本书叫什么,哪里可以买到?”曹文轩说:“第一本书是《没有角的牛》,现在买不到啦,因为写得不好!”于是,这本书名被我深深地记住了。我去过他家很多次,在他的书架上都没有找到这本书。问他,他说他手里已经没有这本书了。于是,我开始留意,最后从网上淘到了。
有趣的是,这本书当时的印数是29000册。几个出版界的朋友在一起聊天,也觉得非常有意思,这个印数不上不下不前不后,不知道当时是如何考虑的。但我估计,肯定是有一些小故事的。喜欢淘旧书和在出版界供职的朋友,恐怕都会有同感,这个印数实在是非常稀少的。曹文轩记忆有些偏差,他一直认为这书是“文革”中出版的,就在我让他签名的数秒钟之前,他还是那么认为的。当他翻开出版日期的时候,才知道是“文革”后出版的,小说内容却是“文革”中的。这样,他将小说内容和出版时间误记为一致是太正常不过的了。该书32开,191页,字数92000,在当时被当作中篇小说出版的,现在,恐怕是一本很厚的儿童长篇小说了。
曹文轩给我题签:因这本小书,安武林从此成为淘书王。曹文轩,二一二·三·二。
曹文轩先生的题签,如同听他说“武林是儿童文学界读书最多的人”那句话一样,我是笑纳的。我知道,这是先生对我的褒奖,鼓励,肯定,但我不会拿着曹文轩先生的褒奖之词大肆张扬去,说我读书最多淘书最多。如果我连这点自知都没有,那么我是不配做先生的朋友的。
《小白鸽历险记》一共九篇作品,一篇是曹文轩所作,另一篇是曹文轩和李有干合作。其余人名,陌生得厉害。很怀疑这些人都是江苏省的作者。在当时,李有干在文坛上的地位和他的工作条件,都远在其他人之上。准确地说,李有干在儿童文学界已经有了很高的地位,其余人还在业余作者的位置上。好像李有干是文化馆文联或者文化局的,他那个时候一直在大力扶持和培养优秀的业余作者,曹文轩便是其中之一。如此推测,这些人可能都是李有干发现和扶植的作者。曹文轩和李有干的合作,我以为是曹文轩写的李有干先生帮助他修改过或者提出过修改意见或者审读过等等,即便仅仅挂名也是正常的。这些年,我主编过不少书,有几个老师的名字我经常会挂的。或面子有光彩,或需要老师出出主意,或出于感恩心理,或想创造一些和老师们多见面的机会,不一而足,什么原因都有。
曹文轩题签《没有角的牛》时,倒没有太不寻常的表现,题签《小白鸽历险记》的时候,似乎有些激动。他认真把目录和作者名都看了一下,说了几句让我们如坠雾里云中的话,似乎在说一个一个的作者。看样子,那些人他都是认识的,或者知道的。至少,和他一样都是文学青年,都热血沸腾地做过文学梦、作家梦。所以,他很感慨地给我题签:见此书,又见往日岁月。
书里有余香,书里有沧桑,也许,越旧的书中,故事越葱茏。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