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这本书写的是南京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至今的事情

重读卡夫卡和马尔克斯的书,才突然之间发现二十世纪的文学如此的好看。最近读了一本年轻作家葛亮写的《朱雀》,这本书先在香港出版,最近才在内地出版。葛亮是个年轻作家,大概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的人。他的这本书写的是南京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至今的事情,时间跨度有七八十年,很长,但是叙述很从容,几乎所有的大事件在书中一一展现,作者把南京看作一个人来写,而不是一个城市,所以他笔下的南京非常的生动。葛亮的文字非常好,可以说是张爱玲、胡兰成一系的传人,语言非常精彩,作者对于故事和人物的把握也很到位,书中出现的人物超过30个,可以说是青年作家中的翘楚。说到读书,其实这个话题已经说了很多了。我的读书生涯,大约开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那个时候我生活在偏远的乡村,几乎看不到任何书,我能够看到书,是因为我的姐姐,我姐姐生病了,但那个年代医疗不发达,只能经常在床上躺着。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经常躺在床上看书。就是在这时候,我开始读到了许多书,记忆深刻的是《西游记》,还有很多红色经典,《野火春风斗古城》、《青春之歌》、《红日》、《红岩》、《保卫延安》等等,我姐姐的床头就是我的图书馆,她床头有什么书,我就看什么书。当兵之后,我被抽调到师图书馆当图书保管员。那时候集中看了十九世纪的文学,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哈代、雨果、司汤达,所有这些十九世纪的名着都在这个阶段看完的。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因为腰椎问题卧病在床,这一时期我重读了卡夫卡和马尔克斯的书,突然之间发现二十世纪的文学如此的好看。他们也直接影响到了我自己的写作。现在读书,有时候会看一些新书,特别是一个年轻作家的书。但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重读那些经典作品,最近一年来,重读了《变形记》、《好兵帅克》、《西线无战事》等,也重新读鲁迅的小说,重读对我来说很重要,和以前读是不太一样的。重读鲁迅就发现,鲁迅的确抓到了那个年代中国最复杂的现实和人身上最重要的问题或者病症。而重读自己的小说,则会有另外一种不同的发现。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